全国的脱贫攻坚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决战阶段,各地脱贫攻坚工作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走进长顺县摆所镇,脱贫攻坚队员忙碌的身影正奔走在田间地头、农户家中、走访路上…褪去了从县城而来的生疏,朴实的着装、黝黑的肤色,很难想象这曾经是一群“养尊处优”的机关干部,现在却和真正的农民相差无几。

“喂,听得到不王总?我是上次五星村和您联系的朱国林,说的辣椒还能不能上调一毛啊?”“哎呀王总您放心,辣椒的质量肯定没得问题。”“运到位,肯定运到位,那就说定了价格再涨一角,还是要现钱结嘛,好的好的!”摆所镇五星村脱贫攻坚队队员朱国林挂断电话满意地笑了。

“老人家,您看这个条件是为了你们好啊。上次的房子我们也拿车子拉你们去看了嘛!”“还是满意的呀,担心搬到那边没得菜吃?”“这个你们两个老人都可以完全放心,等你们一搬到那边就可以享受城镇低保,比现在还要多点,你们两位老人也买米买菜够用的!”“对了对了,想住一楼也帮你们协调好了,现在直接住进去就行了!”看见两位老人拿笔签下了名字,摆所镇翁拉村脱贫攻坚队员王凯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来,杨哥,再次确认一遍你是不是主动申请脱贫?”“因为你家的条件是完全可以享受贫困政策的,因为你自身有残疾,家中劳动力也只有你一个人,你是否仍然要申请脱贫?”“好的,杨哥你在这张贫困户脱贫验收表这点签字按个手印。”看着杨殿华签完字,摆所镇五星村村支书高金国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久久没有放开。

打老根、认老亲

“老根,上哪点去,来家坐嘛!”在摆所镇热水村冗迈组,一栋小洋楼前面,一个穿着干净的中年男子正热情地招呼着热水村脱贫攻坚队队员蒯忠仁。

俗话说:“三勤夹一懒,想懒不得懒”。提到这个中年男子,周围的群众无一不感叹这段时间的巨大变化。去年的这个时候,梁启德家还只是简简单单的小平房,一转眼,今年一栋小洋楼就已平地而起。“以前的梁启德虽然也做活路,但是呢一有两个钱就去打酒喝,一年到头也没见他穿两件好衣服。”讲到以前的梁启德,邻居忍不住摇头。“也不是说他懒,更多的是存不住钱,有小点就去想整点卤肉下酒,一年到头么也就是这样子了。去年哪个敢想他能一年换栋小洋楼哦!”

梁启德是摆所镇热水村冗迈组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现年42岁的他做梦都没想能过上今天这种好日子。“我家现在有五口人,家里面主要是老妈拖着一身病,一个月光是吃药就是笔不小的开销,再加上我自己以前又爱搞点小酒嘛,整个家庭有时候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老火了!”听到这里,笔者不觉对梁启德前后变化如此之大感到诧异。

“打老根”“认老亲”是长顺最土味的话语。“老根”一词中的“根”与“庚”同义,指的是同性且年岁相差不大的伙伴,性格与处事方式相近,在感情的升华下两人互相“打老根”,在之后两人要互相帮助、互相提高,关系较一般朋友也更好。“老亲”(亲qin四声)一词是指关系比一般朋友好,自己的小孩是叫对方干爹或者干妈,双方家人见面,举行小仪式,拜见双方长辈吼吼,从此没有亲戚关系的两家人就要以亲戚的关系交往。

“其实梁启德还是很有想法的,最开始接触他的时候,他还是不愿意和人交流,问他创业想法啊,致富渠道啊,他都说不晓得。去得多了混得脸熟了,慢慢地也开始讲他的想法了。”讲到打老根的过程,蒯忠仁陷入了回忆当中。

跟着蒯忠仁的步伐,我们来到了梁启德家中,“你们看嘛,这是他搞得家庭养殖场,这些斗鸡现在有35只,每只最低能卖300元,碰到品相好的还能更多点,这样一批斗鸡出栏差不多有1万多块钱,一年能出两批就是2万多。其实最初的想法也算是启德自己提出来的,我只是加以引导,让他去申请‘特惠贷’,加上他自己在养殖斗鸡这方面的经验比较足,大半年不到小洋楼就平地起了!”

据梁启德介绍,现在不仅仅是养殖斗鸡,还有两只八哥,八哥换羽到开口讲话也只要三四个月,一年能卖3-4批,每只八哥售价在1500元左右,遇到比较聪明的价格还要上涨,这样一年下来也是有1万多的额外收入,一年下来就能还清“特惠贷”了,再加上自己在周边打点零工,把家中土地做好耕种,这样一年下来也有将近4-5万元的纯收入,有信心在今年就摘下脱贫帽。

一天不要晃打糊嘻、吃酒作客

“今天真是对不住大家了,本来想让几位亲戚来家坐吃点饭,但是这个酒确实办了就不符合规定,我错了。”摆所镇营盘村对门寨组的村民在经过扶贫攻坚队和组管委的政策解说开导后,深深地对子办满月酒的行为表示了歉意。

移风易俗一词出自《荀子·乐论》:“乐者,圣人之所乐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移风易俗,故先王导之以礼乐而民和睦。近年来,长顺县乱办滥办宴酒席之风愈演愈烈,广收礼金、大讲排场、铺张浪费,吃酒送礼逐渐成为群众的经济压力和精神负担,成为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一大障碍。广大群众对巧立名目操办酒席疲于应付、苦不堪言。为了树立节俭、文明的社会风尚,进一步推进精神文明建设,长顺县制定了《长顺县规范农村操办酒席指导意见》、《长顺县规范操办酒席的实施方案》等相关规定,除了婚丧嫁娶酒,做寿、升学、孩子满月等酒席一律不得操办。

“现在整治之后好多咯,前面几年,打工回来的钱还不够吃酒的。到了年关家家户户争相办酒,我们吃酒的也累,他们办酒的也累。整个年关都是晃打糊嘻的,天天忙到吃酒做客,这种整治我更希望是长期性地坚持下去,这样我们才有更多地时间抓收入嘛!”提到移风易俗整治滥办酒席,家住摆所镇营盘村旁车组的付先生竖起来大拇指。

据营盘村脱贫攻坚队队员谢恩介绍,从去年年关到现在,营盘村脱贫攻坚队联合村委会、组管委,走村串户宣传乱办酒席的危害性,坚决遏制违规操办酒席现象,切实减轻群众负担,转变社会风气。、

据统计,仅2016年至2018年1月份,长顺县通过整治乱办滥办酒席减少满月酒7000余起,升学酒3000多起,贺房酒4000起以上,加上立碑、做寿、立门等酒席至少2000起。按最低标准每起酒席收起礼金5万元计算,共计减少老百姓礼钱至少8亿元,同时增加了群众务工时间,增加了收入,助推了脱贫致富。

不当尾巴龙,争当脱贫户

2018年6月29日,一大早,杨殿华在小组长的带领下,高高兴兴的来到五星村委会,因为今天他要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申请退出精准扶贫系统。“现在生活水平越来越好,生活条件基本上都达标,车也有了,房也有了,也不想给政府、我们村里面这些为难,自己靠自己努力,不当尾巴龙所以想申请脱贫。”杨殿华说道。

今年46岁的杨殿华,从小家境贫寒。5岁那年,因一次意外事故失去了自己的右臂,生活雪上加双。但在困难面前,他没有对生活失去信心,而是更加坚强。因此,独臂的杨殿华学会了照顾自己,照顾家人。25岁时,通过亲戚介绍他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并结婚生子,由于身体不便,妻子常年外出打工,自己则在家中做些农活照顾孩子,操持家务。杨殿华说:“一只手,也没有办法,那个年代,去打工,老板不要我。”

2008年,在外打工的妻子嫌弃他挣不了钱,毅然地与他离婚,丢下两个孩子离开了这个家。工作没着落,家庭没收入,当时的困境让杨殿华的生活蒙上了阴霾。为了养活孩子,从未外出打工的杨殿华决定到贵阳务工,可由于自己的特殊情况,哪怕是最苦最累的活,也总是被老板拒之门外。

“老板不要我,我就和老板讲我说先做三天给你看,做不到我就不要你的钱,就打包回家。后来老板就看中了我,就雇用了我。”回忆以往的情景,杨殿华历历在目。因为工作努力,杨殿华得到了老板的赏识、认可。这一做就是两年,渐渐地家里的开支有了来源,生活也步入了正轨。2010年,杨殿华有了创业的念头,开旅社,承包工程,跑销售......,只要能挣钱的“活路”,他都不会错过。杨殿华说:“哪里有小活路,有点小工程,我都不怕苦不怕累,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去做。”

现在,杨殿华已经有了自己固定的工程队,还带动10 多个贫困群众,在他的带领下,大家的生活也渐渐好了起来。“生活条件基本上可以了,但一个人好不算好,下步想多接一些工程、承包土地,带着大家跟我干,让他们多找点钱,生活会好一点。”杨殿华如是说道。

今年,长顺县派驻摆所镇五星村的脱贫攻坚队在开展“一漏两错”工作中,当了解到杨殿华的奋斗历程和主动申请退出精准扶贫系统后,便把他作为脱贫攻坚的先进典型,组织他现身说法,通过扶贫先扶志,改变群众的思想观念,并按照“扶上马、送一程”的要求,利用脱贫攻坚扶贫工作队的资源,搭建平台,助推发展,进一步推进脱贫攻坚工作,实现全民参与。

“我们将在五星村大力挖掘主动申请脱贫的先进典型,通过有针对性地组织他们在五星村范围内进行一些演讲、报告,让贫困户来参加,让这些典型事迹感染全村村民,特别是我们的贫困户,从而改变他们的思想。”长顺县摆所镇五星村脱贫攻坚队队长王登福说道。

首页其它